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    夜幕降临。
  
      众人就在马车附近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,席地而坐。
  
      “只剩下我们几个人了。”柒若叹息道。
  
      幕困惑的说:“法则世界一定出了大问题,光辉法则之主已经完全不响应我的呼唤了。”
  
      阿特利也问道:“为什么我们世界之谷受到的伤害最大?难道法则之主对我们有意见?”
  
      无人回应。
  
      世界之谷已经彻底毁灭。
  
      接下来,会发生什么?
  
      大家望向彼此,只看到对方脸上的惶恐不安。
  
      顾青山不着痕迹的看了蕾妮朵尔一眼。
  
      蕾妮朵尔在观察每一个人。
  
      她不时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,静静听着众人议论。
  
      所以她到底是重生了一次?
  
      还是夺舍?
  
      顾青山心中琢磨着。
  
      平行世界……
  
      在万兽深窟的大墓里,自己为了对抗那些末日,曾发动天地双剑,召唤了许多个平行世界的自己。
  
      或者眼前这个蕾妮朵尔,也是某个平行世界的她?
  
      顾青山在心中打了个问号。
  
      忽然,蕾妮朵尔低下头,无声的念了句什么。
  
      阴冷的、灰沉沉的气息从她身上散发出去,在众人头顶形成了一张巨脸。
  
      这张脸上没有其他器官,只有一张巨口。
  
      巨口微微张开,然后停住不动。
  
      这个恐怖的东西,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被蕾妮朵尔放出来。
  
      顾青山用眼睛余光瞥了一下,就不再去看。
  
      除了他,其他人都毫无所觉。
  
      唯有具备命运之力的人,才可以看见命运之术所具现的东西。
  
      看来,蕾妮朵尔已经对这个小小的团队有所怀疑了。
  
      好一会儿,柒若才第一个出声:
  
      “幕,长老们都死了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  
      幕犹豫片刻,说:“不知道情况,做什么都没用我准备再次沟通法则之界,查明真实的原因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,”蕾妮朵尔突然出声道,“那些法则巨兽还在争斗,你现在进入法则世界,是不明智的行为。”
  
      幕摇头道:“现在我们的力量正渐渐消失,如果不快点沟通法则世界,下一次我们再遇到敌人,就不一定能战胜他们了。”
  
      蕾妮朵尔冷声道:“你觉得就凭我们这几个人,能解决这个问题?”
  
      幕呆了呆,声音放缓道:“蕾妮朵尔,你已经被人掳走一次,我不想让这样的事再发生。”
  
      蕾妮朵尔微微笑了一下,顺着他的话说道:“所以我们现在应该找个地方躲起来,小心谨慎的观察世界的变化,而不是冒失的去法则世界一探究竟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望向幕。
  
      幕是领头的人,对于蕾妮朵尔的意见,他有决定权。
  
      幕犹豫了下,忽然转头望向顾青山,问道:“罗德,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?”
  
      蕾妮朵尔也望过来。
  
      她头顶上悬浮的那张无面巨脸蠢蠢欲动。
  
      顾青山视而不见,随意的道:“这种事你决定就好,我倒是有些饿了,现在去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吃的。”
  
      他站起来,朝那辆侧翻在地的马车走去。
  
      蕾妮朵尔注视着他的背影。
  
      阿特利不满的叫道:“喂,罗德,你怎么只记得吃啊。”
  
      顾青山头也不回的说:“我们有一整天没吃东西了,需要补充点能量,不然等会发生任何事都没办法应对。”
  
  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大家才发现自己已经饿了。
  
      历经一整天的奔逃、追赶、战斗,众人几乎已经到了极限。
  
      幕站起来道:“我跟你一起找。”
  
      过了一会儿。
  
      顾青山和幕在马车的后箱发现了一些干粮,甚至还有简陋的炊具。
  
      “这样吃的话,每个人都不够,我们得想点办法。”顾青山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他们的调料还是够的,我会煮东西,不如煮给大家吃?”柒若道。
  
      顾青山挽起袖子说:“还是由我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他把那些干粮取出来,摆了炊具,快速的处置起来。
  
      没多久。
  
      一大锅热气腾腾的食物好了。
  
      “真香,你这做的是什么?”幕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应该是一种汤面之类的东西。”蕾妮朵尔露出回忆神情,说道。
  
      顾青山诧异的望向她。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顾青山问。
  
      蕾妮朵尔道:“猜的。”
  
      顾青山露出迷惘之色。
  
      蕾妮朵尔道:“好了,把食物分一分吧,大家确实都需要吃点东西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哦,好。”
  
      顾青山摆好碗,开始盛汤面。
  
      在众人头上,那张无面巨脸暂时安静下来。
  
      顾青山就当它不存在,心中暗暗思索蕾妮朵尔的变化。
  
      她阻止幕去法则世界;放出那个恐怖的东西,又提前说出食物的名称,以来回观察、试探自己。
  
      所以她记得之前发生的事。
  
      她在怀疑罗德。
  
      毕竟最后一刻,罗德冲下山崖去看阿特利的情况,然后红鬼就立刻出现了。
  
      顾青山心中微沉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,大家都来吃吧。”
  
      他招呼所有人。
  
      这时天已经黑了,大家围在一起,很快吃了个干干净净。
  
      然后,少年们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。
  
      幕走到蕾妮朵尔身边,悄声说了些什么。
  
      蕾妮朵尔严厉的道:“整个世界之谷都毁灭了,你以为凭你的实力,够格去法则世界看真相?”
  
      幕再次被怼,只好放弃。
  
      蕾妮朵尔又道:“罗德,幕总是拿自己的生命不当回事,你劝劝他。”
  
      顾青山一怔,说道:“幕是我们的头儿,我哪敢劝他。”
  
      蕾妮朵尔依然望着他。
  
      顾青山挠挠头,说:“不过他总是听你的,你怎么说,我们就怎么做。”
  
      蕾妮朵尔的眼神和缓下来,说道:“那边有片树林,我们去那边休息,等天亮了再动身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大家走。”幕道。
  
      众人纷纷应声。
  
      这天晚上,一行六人就呆在树林里。
  
      没有人路过树林,也没有人来招惹蕾妮朵尔。
  
      一切安好,只是今天是逃亡的第一天,谁都睡不着。
  
      柒若和赤鹄呆在一起。
  
      阿特利与罗德在向幕请教与法则巨兽签订契约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蕾妮朵尔独自修行。
  
      那张巨脸始终处于众人头顶,一动不动。
  
      后半夜的时候,蕾妮朵尔忽然起身,朝树林外走去。
  
      “你去哪儿?”幕追上去,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肚子不舒服,去方便一下,你不许过来偷看。”蕾妮朵尔道。
  
      说完,她就消失在众人视线中。
  
      幕怔了怔,又有些窘迫,只得退回歇息之处,朝阿特利和顾青山道:
  
      “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你说那些法则之主会挑选和它投契的凡人。”阿特利道。
  
      幕就继续讲下去。
  
      顾青山一边听着,一边陷入沉思。
  
      假如
  
      蕾妮朵尔记得上次发生的所有事。
  
      那么她现在应该是去找那个法师,或者去找红鬼。
  
      如果是去找红鬼,而红鬼不出现……
  
      顾青山感觉到了一丝紧张。
  
      在这段时光之中,他必须紧紧跟在幕的身边,帮幕看清这段历史。
  
      如果不解除蕾妮朵尔的怀疑,他早晚要面对蕾妮朵尔的那个命运能力。
  
      正想着,忽然阿特利站起身。
  
      “刚才那个问题阿特利,你干什么?”幕问。
  
      “小解,马上回来。”阿特利道。
  
      顾青山眼神一动,站起来说:“我也去。”
  
      两人走出丛林,各自找了个隐蔽角落。
  
      没过一会儿,两人一起回来,重新坐在幕的旁边,认真听幕传授经验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另一边。
  
      蕾妮朵尔站在荒野中。
  
      那个巨大而恐怖的无面人脸,依然悬浮在她头顶。
  
      这里距离一个法师营地很近,不过她没有兴趣去找那些人的麻烦。
  
      她在等一个人。
  
      “时间差不多了,应该就是这里。”
  
      蕾妮朵尔自言自语着,扭头朝某个方向望去。
  
      这时天色更暗,正是一天之中夜最深的时分。
  
      黑暗之中,一个人出现了。
  
      这个人戴着一副纯白面具,仅用一抹阴影勾勒出两道细细的长眼,除此之外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  
      那一黑一红两只眼睛,看上去有种说不错的诡异。
  
      红鬼!
  
      他果然出现了。
  
      蕾妮朵尔身上涌出杀机,轻声道:“我是世界之谷的蕾妮朵尔,阁下是谁?为何出现在这里?”
  
      她头顶的无面人脸缓缓张开大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