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    “待会儿你就一直跟着小昭,还有不悔姐姐她们,不要乱跑,哥哥我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,大爷……哥哥,你早点回来,娜娜有点害怕。”
  
      “乖~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轻轻抚了抚身前萌萌的小姑娘那有些干枯和分叉头发之后,梁月这才站起了身,进而与明教的一众高手消失在了夜色里。
  
      迪丽娜娜,便是这小姑娘的名字~
  
      今年才刚刚八岁,之前被她那个禽兽父亲说成是十三岁,豆蔻年华什么的,不过是想要迎合某些人的喜好,随便乱说的罢了。
  
  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,这小姑娘的长相,与他前世的某个明星十分相似,两人间至少有七八分像,大大的眼睛,皮肤晶莹嫩白,脸上还带着些婴儿肥。
  
      很难想象,就以这小姑娘他爹现在家里的情况,竟然还能够养出这样一个洋娃娃一般的女儿来。
  
      对此,梁月也只能将之评价为,天生丽质~
  
      在洗去了一身尘垢,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之后,迪丽娜娜顿时就成了周围人的心头肉,不光梁月看着可爱,小昭和杨不悔将之当成了妹妹。
  
      就连明教的高层们,在了解了她的身世之后,对这小姑娘也是多有怜爱。
  
      不过这样的一个小女孩,在如今兵荒马乱,乱世将起的时局之下,天生丽质就是罪过,要不是梁月刚好在街头碰上了她,小姑娘此后的命运可能会很悲惨。
  
      至于在之后,要不要带着她一起离开这个世界,这还要看她自己本人的选择。
  
      片刻的功夫,一行人很快便来到了万安寺外。
  
      此刻,那围墙的内部灯火通明,几乎整个寺院都被插满了火把,从高高的树上往里一看,就好像整片区域都正在被放在火上烤一样。
  
      明眼人一看,就会觉得有些不正常。
  
      “嗅嗅~”
  
      “隐约有股硫磺味儿~”
  
      梁月在树上对着万安寺的方向嗅了嗅之后,便一脸肯定的回过了头,对着旁边的众人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梁少侠的意思是说,朝廷的人,还有那个赵敏这次会用火攻?”
  
      一旁的白眉鹰王捋了捋自己的胡子,一脸沉吟状道。
  
      “玄冥二老,八臂神剑等人如今都已经被我陆续斩杀,所以在高手层面上,汝王府不如我们,这种情况下他们势必就会使用一些非常手段。
  
      其实在下觉得,用火攻对我等武林人士来说,倒是威胁不大,最怕的其实是她会用火药。”
  
      梁月此时隔空望了望那万安寺中,那里看似是戒备森严的队伍,实则只是一帮普通的兵士而已,真正的高手却没有几个。
  
      而且在经过了多番较量之后,赵敏肯定也明白,一般的小兵即使来上几百人,对梁月来说都只是在送菜,顶多就是拖延一下时间而已。
  
      所以,若是她真的想要对华夏境内的武林人士形成有效杀伤的话,趁着这次的机会,一举将之焚灭,这才是最为聪明的选择!
  
      火这种东西,虽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,勾起人们最原始的恐惧,但对于已经习惯了高来高走的武林人士来说,火势燃烧起来还是有些太慢了,并不足以形成太大的威胁。
  
      炸药才是最好的选择!
  
      而元蒙人在炸药的应用方面,显然是十分的在行的。
  
      当初他们在东征西讨,大片的掠夺土地和资源的时候,火药便随着这帮子人从东到西,一路传播到了欧洲的地界上。
  
      从客观上将,这也算是一种文化军事领域的互通有无吧……
  
      “火药!?”
  
      听了梁月的话后,在场诸人立时齐齐一惊。
  
      彼此间面面相觑一阵后,另一边的青翼蝠王才开口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按照梁兄弟你的想法,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?”
  
      “人是一定要救的,但首先要谨慎,我们还是找几个轻功好的,先进入探探路吧,到时我会尽量快的去斩杀这里的守卫士兵,不给他们留下出手的机会。
  
      诸位的目标则是那座塔,整座万安寺里,那边的守备最为严密,六大派的高手,十有八九就关押在上边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好!我们就按梁兄弟你说的办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身影一闪,梁月瞬间便跃入了万安寺之内。
  
      速度之快,就如一道残影,但在一苇渡江技巧的加持之下,却没有带起什么明显的风气,整个过程完成的悄无声息!
  
      本次营救六大派众人的主角是明教,关于这一点,他们的张无忌教主在此前就已经阐述的很清楚了。
  
      而且人张教主也说了,在救出了六大派之后,就会顺势联合天下各路英雄,起兵推翻元蒙的统治。
  
      所以这一次万安寺之行,他势必就需要努力地在六大派面前刷声望,收割他们的好感度,进而以图后进。
  
      所以在这时候,梁月就不该表现的太过活跃,或者说,不该在六大派的面前表现得太过积极……
  
      干翻外围的小兵,清理干净救人的道路,是他现在最好的选择,至于入塔救人的戏码,还是交给明教的人去做吧。
  
      再者,以梁月之前接连掠夺了崆峒,华山,少林三个门派的行径,以及后续还会有再去造访昆仑等势力的打算。
  
  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他无论怎么在六大派面前装好人也是白搭,而且还容易被明教的人不满。
  
      既然两边都不讨好,那还不如少插手呢!
  
      唉~好人难做呐~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于是乎,在有了这种觉悟之后,梁月的脑子里顿时就开始变得清明了许多。
  
      在落入了万安寺地面一瞬间,这厮随即脚下一点,整个人再次化作一道灰影,同时手中双剑一展。
  
      火光通明之下,如同一抹流动的光影,白与灰交叠,如同一尊带来了死亡的幽影!
  
      “刷~!”
  
      悄然间,一道长长的雪亮剑光仿佛凭空出现,一闪即逝!
  
      街面上,一队排列的整整齐齐的巡逻士兵,顿时齐刷刷的被一穿而过,十几个头颅抛洒着腥臭的血液,打着旋的飞上了半空。
  
      而梁月这边去并不停留,身影一晃之后,整个人再次加速消失在了眼前。
  
      奔跑中,他的身后不知不觉的已经在空气中带出了一串残影,连绵不绝,恍若电闪流光,而且满地乱窜!
  
      在雪亮剑影之下,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,周围大一片区域内的巡逻兵士,便已纷纷身首异处,悄无声息的躺在了地上。
  
      当明教的众人陆续地从外界翻身来到万安寺的时候,他们所处的地点到万安寺这一片路径,几乎便已经被梁月给清空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望着那躺倒在道路与树荫中的一片片尸体,众人纷纷震惊在当场。
  
      而梁月此时,却已经带着自己身后的残影,赶往了另一片区域……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