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
  光明山脚下,一处偏僻的所在,有一辆依维柯汽车停在那里。
  此刻的车内,正坐着三个人,四人之中,年纪大的能有四十来岁,另外两个能有三十来岁。这四十来岁的家伙不是别人,正是神策先生。
  神策先生显得十分淡定,另外两个也是沉默不语,没多大功夫,外面就响起“沙沙”的脚步声,声音很轻,但依旧没有逃过神策先生的耳朵。
  “咔”地一声,依维柯的后面打开,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窜了进来。
  青年人一见到神策先生,马上说道:“先生,我已经将信送到了无当道观。”
  “嗯。”神策先生满意地点了点头,接着说道:“有没有被人察觉你的行踪?”
  “请先生放心,他们没有丝毫发现。”青年人说道。
  “日向,你做得很好。”神策先生跟着傲然地说道:“看来无当道观也不过如此,只不过是一个会点风水、玄术的东方小子,真是搞不懂,佐藤为什么会如此大费周章。甚至,这个小子竟然连天皇都给惊动了。”
 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开口说道:“先辈,我看这主要是因为天皇对阴阳师的推崇,一直认为我们忍者不足以对抗东方玄术。并且认为,我们的忍术在阴阳术的面前,根本不堪一击。然而,那只不过是被阴阳术的表面华丽所迷惑,如果有我们出手,任何人都是一击必杀!”
  “青田,话是这么说,但这种话不能传出去。毕竟,那个花泽大阴阳师,确实有些手段。今天晚上,武藤君希望咱们将张禹引到球场,我想他一定会先如约附会。青田,你先跟他过过招,看看他的底细。”神策先生说道。
  “明白。”青田立刻答应。
  “福井、日向,你们两个人负责策应,如果青田不敌那个张禹,你们两个就一起出手,合三人之力缠住张禹。但是要记住,即便你们三个人能够杀了他,也一定要假装不是他的对手,被他击溃。你们败退之后,我会亲自出手,将他引到球场。”神策先生说道。
  “是,先辈。”“是,先生。”另外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和青年人一起答应。
  安排完之后,神策先生不由得伸了个懒腰,说道:“这种事情,真的是无聊至极……”
  再说张禹,他揣着信封和忍者镖一路返回最后面孙昭奕的院落。
  来到院中的时候,大家伙已经吃的差不多了。张禹的儿子,此刻成为众人的开心果,每个人都要抱着小家伙稀罕一会。
  这也着实是因为小家伙实在太过伶俐,才出生多久,就已经会说话了。只是道观里的辈分比较乱,就好像潘胜,他是张禹的师叔,又是欧阳艳艳的师兄,一下子就成为了小家伙的爷爷辈。叶玲珑又是潘胜的母亲,这就成了太奶奶辈。潘老爷子是潘胜名义上的爷爷,论起辈分,就成祖爷爷了。
  一个个的辈分如此绕嘴,哪怕是小家伙再为聪明,也有点迷糊。
  现在是由小美抱着小家伙,只需要小家伙叫一声阿姨就行。这功夫,张禹返回院中,一看到张禹回来,潘胜马上来了精神,见张禹走近,都不等张禹落座,就直接嚷嚷起来,“方丈师侄,是不是要打架啊?”
  众人听了这话,一起看向张禹,张禹眼瞧着夏月婵和鲍佳音都在,哪能实话实说,赶紧说道:“打什么打,哪一天那么多架打,就是弟子们接了个风水项目,一时间搞不定,让我帮忙看看。现在事情都已经解决了,大伙接着吃饭吧。”
  说完这话,他也来到桌子旁边坐下。
  再一瞧桌上,剩下来的菜肴也不多了,好在也够他吃的。张禹三两下吃光了桌上的饭菜,跟大伙聊了一会天,逗了逗儿子,就提出来带着夏月婵和鲍佳音回去休息。
  回到他的方丈院落,张禹陪夏月婵说了会话,就借口要去给弟子们上晚课,离开了房间。
  他当然不会真的是去给弟子们上晚课,而是再次返回了后面的院子。
  才一到院子中,就看到孟星儿和小美、潘胜、欧阳艳艳、叶玲珑都站在树下。几个人和平常不一样,并没有动手切磋,目光都落在院门口。
  张禹见到几个人都看向自己,不禁有点纳闷,说道:“你们今天怎么这么安静?”
  这话一出口,却听孟星儿说道:“怎么样,怎么样,我就说他很快就得回来,现在回来了吧。潘胜,你可是输了,该怎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