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“嗷”
  
  小卷尾带着狮群,来到了哥哥的身边,龇着獠牙,对着那只金毛狮王怒吼一声,露出了挑衅的神情。
  
  他可早就看这只金毛狗不顺眼了!
  
  蓝眼和杂毛,也带着一群雄狮,匆匆赶了过来。
  
  随后,冷父也带着那群年迈的雄狮队伍,气势汹汹地奔来。
  
  白天里刚刚平静下来的两支队伍,这一刻,再次变的剑拔弩张,杀气腾腾起来。
  
  不过,这一次,显然是楚小夜的队伍坏了规矩。
  
  如今,他们正站在对方的领地中。
  
  哈斯目光阴沉地看了缇莉丝一眼,重新恢复了往日的高贵气质,彬彬有礼地看着楚小夜,表达了自己的疑问。
  
  “您的这两位手下,深夜闯入我领地,刺杀于我,是何道理?莫非,对于咱们这支队伍在这里驻扎下来的事情,贵狮群很不满意?”
  
  “嗷”
  
  他身后的那些雄狮,立刻龇着獠牙,怒声吼叫起来。
  
  小卷尾他们,也不甘示弱,吼叫的更大声。
  
  楚小夜没有理睬这位金毛狮王,把缇莉丝和凯瑟莉都带回到了自己的狮群后,方抬起爪子,指了指这片领地,目光冷傲地看着他。
  
  “抱歉,我想你忘记了,这片领地,并不是你的。只是我们施舍给你,让你暂时居住而已。你之前恭恭敬敬地询问我的意见,不就是证明吗?”
  
  此话一出,哈斯脸上那温文尔雅的表情,顿时一僵,目光灼灼地看着他。
  
  楚小夜毫不脸红,继续理所当然地发表着自己的意见。
  
  “所以,我的手下,有资格进入这里。至于她们是否真的是来刺杀于你,你有证据吗?为何我赶来的时候,是看到你在欺负她们呢?你身为一只强壮的雄狮,身为一个高高在上的王,却偷偷欺负两只未成年小母狮,就不觉得丢狮吗?”
  
  “嗷”
  
  缇莉丝立刻适时地怒吼一声,表现出了满脸的悲愤和委屈,甚至还故意摇晃了几下,倒在了地上,表示自己被这只狮王给欺负的受了重伤。
  
  哈斯目光阴沉,眼角的肌肉剧烈颤抖,再也难以维持之前的和煦和风度,面孔变的有些狰狞起来。
  
  “不过,你放心,本王大人不记小人过。念你初来乍到,不太懂得规矩,也情有可原。今晚之事,就到此为止吧。”
  
  楚小夜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目光中露出了王的宽容,然后转过身,带着队伍,缓缓离去。
  
  待走过了那条边界线后,他方松了一口气,扭过头,目光恼怒地瞪着旁边的小白狮,刚要扬起爪子给她一耳光,缇莉丝已经事先察觉,立刻跳开,躲在了爱莎的后面,还对着他挑衅地吐了吐舌头。
  
  楚小夜又扭过头,看了凯瑟琳一眼。
  
  凯瑟琳低下脑袋,不言不语,主动靠近了一些,让他打的更方便。
  
  楚小夜却没有打她,只是抬起爪子,拍了一下她的脑袋,提醒了她一声。
  
  “下次不用去救她,只用等她死了,把尸体叼回来就是。”
  
  缇莉丝咬牙切齿,恶狠狠地瞪着他。
  
  楚小夜回头看了一眼,依旧心有余悸。
  
  刚刚如果发生战斗,他们肯定会死伤惨重。
  
  他们的队伍并没有全部赶来,而对方留在这里的队伍,则全是身强力壮的雄狮,战斗力比他们强大的多。
  
  而且,从刚刚他赶到时,缇莉丝和凯瑟琳的情况来看,那只狮王的实力,绝对不容小觑,比他只强不弱,否则,也不可能让这两只小母狮如此狼狈。
  
  幸好,对方似乎对他们还是有些忌惮,又可能是刚刚驻扎下来,还未休息好,所以,才任由他们嚣张离开,并未阻拦。
  
  不过,这个仇,肯定是结下了。
  
  他不怪缇莉丝。
  
  因为,无论如何,双方必有一战。
  
  无论是因为食物资源,还是那些从草原上退来的流浪狮群,抑或是其他原因,这两只超级大狮群,绝不可能相安无事地比邻而居。
  
  回到灌木林后。
  
  缇莉丝怕他追究,立刻跳上了大树,趴在他睡觉的枝桠上,闭上了眼睛,打起了呼噜。
  
  本要装睡,却真的睡着了。
  
  从小到大,她只要受伤,即便是很重的伤,只要睡一觉,就好的差不多了。
  
  这次也不例外。
  
  凯瑟莉回到灌丛,躺了下来,脑袋晕晕乎乎,神情恍惚,不是被那只狮王打的,而是被楚小夜给抱的。
  
  夜色渐浓。
  
  月儿隐入云层,星星不见踪影。
  
  草原上,寂静无声。
  
  突然,正在巡逻的茉莉,发出了一声吼叫,急切而惊惧。
  
  随即,小卷尾愤怒的吼叫声响起。
  
  “嗖”
  
  楚小夜立刻冲出了灌木林,以最快的速度,冲了过去。
  
  边界线处。
  
  茉莉躺在地上,脖子上满是鲜血,身子颤抖着,瞪大眼睛,满脸惊恐。
  
  小卷尾怒吼着追着一道黑影,越过了边界线,向着对面冲去。
  
  “嗷”
  
  突然,对面的黑暗中,一下子冲出来十余只高大威猛的雄狮,扑向了小卷尾。
  
  小卷尾尾巴猛然绷直,正要战斗时,楚小夜吼叫一声,让他滚回来。
  
  小卷尾龇着獠牙,满脸愤怒与不甘,却不得不转过身,跑了回来。
  
  他来到茉莉的身前,红着眼睛,看着这只总是被他欺负的小母狮,满脸悲愤和愧疚。
  
  茉莉瞪大的眼睛,颤动了一下,然后看向了他,似乎有些迷茫他现在的神情。
  
  楚小夜低下头,伸出舌头,帮她舔舐着脖子上的伤口。
  
  那是两排牙印,几乎贯穿了这只小母狮的脖子,若不是小卷尾怒吼着赶来,只怕这小母狮的整个脖子,都要被撕烂。
  
  凯瑟琳,冷父狮群里的其他成员,也陆续匆匆赶来。
  
  见此一幕,皆又惊又怒,嘶声怒吼,悲愤至极!
  
  楚小夜低着头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认真地帮她舔舐着脖子上的伤口。
  
  他已经很久没有用舌头亲自帮助谁了。
  
  因为他不喜欢舔舐同类的鲜血。
  
  但是,今晚将是例外。
  
  哈斯带着十余只雄狮,从不远处走了过来,停在了三米外的边界线处,目光惊讶地看着他。
  
  “啧啧,尊敬的王,您这是准备吃掉你家小母狮的尸体吗?也是,都是血肉,不能浪费啊。”
  
  此时,这位年轻的金毛狮王,没有了之前的彬彬有礼,也不显得那么阴沉,而是一脸嬉皮笑脸的嘲弄神情。
  
  “嗷”
  
  小卷尾龇着獠牙,怒吼一声,目光愤怒地看向了他身边那只高大雄狮。
  
  哈斯四大护卫之一,默克,就是它,偷袭了茉莉。
  
  哈斯嘴角一咧,目光看向了小卷尾。
  
  “这不能怪我的手下。据我手下所说,是你们这只小母狮,故意挑衅我的手下,先扑上来撕咬的。可惜啊,技不如狮,一命呜呼。至于证据,抱歉,你们能够证明,不是你们那只小母狮先动的手吗?你们可以拿出证据来啊。”
  
  哈斯目光挑衅而戏谑地看向楚小夜,似乎为之前的耻辱,搬回了一局。
  
  小卷尾气的浑身发抖。
  
  冷父狮群其他成员,龇牙怒吼,似乎随时准备扑上去拼命。
  
  楚小夜依旧低着头,为茉莉舔舐着脖子上的伤口,鲜血沾染在了他的舌头上,他直接吞咽了下去。
  
  然后,他缓缓地抬起头来,看向了那名叫默克的壮年雄狮。
  
  “你做的?”
  
  默克咧了咧嘴,目光轻蔑而挑衅地看着他,甚至还故意露出了獠牙。
  
  “当然,看看这双锋利的獠牙,就是它们,刺穿了你那只小母狮的脖子!可惜啊,我还准备把她的脑袋带回来,撒泡尿呢。”
  
  他身边的其他雄狮,皆咧着嘴巴,发出了嘲笑般的低吼声。
  
  “嗖”
  
  楚小夜突然在原地消失不见!
  
  黑夜中,似乎根本无法捕捉到他的身影!
  
  哈斯脸色一变,连忙护在了默克的身前。
  
  而其他雄狮,也立刻站在了默克的四周,严正以待。
  
  “砰!”
  
  一道身影,突然出现在了哈斯的面前,不待他反应过来,便迎面撞向他的脑袋,直接把这只强大的狮王给撞飞了出去!
  
  旁边的其他雄狮还未来得及反应,正傻站在原地的默克,直接被咬住了脖子,拖飞了出去!
  
 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!
  
  别说他们没有反应过来,就连站在楚小夜身边的小卷尾美美等,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  
  待他们看清那道身影时,上一秒还站在对面龇牙怒吼,耀武扬威的默克,下一秒,就已经犹如死狗般的躺在了茉莉的身边!
  
  那道比鬼魅还要快的身影,正一爪子按着他的脑袋,让他动弹不得,嘴角还带着新鲜的血迹,正一滴一滴地向下滴落着。
  
  体型威武强壮的默克,脖子上鲜血淋淋,拼命挣扎,却是难以起身。
  
  一爪压制,重于千斤!
  
  对面,边界线外,那只年轻的金毛狮王,从地上跳起,目光震惊地看向了这边的另一只年轻狮王。
  
  “嗷……”
  
  惊恐的默克,嗓子里发出了嘶哑的呜咽声,像是在求救,又像是在求饶,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嚣张与得意。
  
  “哗”
  
  小卷尾突然走过来,扬起后腿,在他的脑袋上撒尿。
  
  “你刚刚不是说,想要在脑袋上撒泡尿吗?尾哥我成全你便是,不用感谢。”
  
  小卷尾龇着牙,在他的脑袋上,脸上,脖子的伤口上,全部撒满了尿。
  
  默克嘴里发出了可怜兮兮的呜咽声,全身哆嗦着,惊恐而愤怒,感到耻辱至极,可是他无论如何挣扎,都无法摆脱脑袋上那只重如山岳的爪子。
  
  茉莉躺在他的旁边,目光怔怔地看着他,没有恨意,只有迷茫。
  
  为了她,值得吗?
  
  “嗷”
  
  对面的哈斯,突然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。
  
  这是这只金毛狮王,当着这么多成员的面,第一次如此失态和暴怒。
  
  “到此为止!放了他,咱们既往不咎!”
  
  他目光愤怒而阴厉地看着那只更加年轻的狮王,表示自己的忍耐是有限的。
  
  他身边和身后的那些雄狮,也龇着獠牙,一起发出了愤怒的咆哮,一副随时准备冲过来拼命的架势。
  
  小卷尾带着冷父狮群,毫不示弱,同样龇牙怒吼。
  
  蓝眼和杂毛,拉尔和独眼,也带着狮群,怒吼着赶了过来。
  
  战斗,一触即发!
  
  此刻,所有的目光,都聚集在了默克和那只年轻狮王的爪子上。
  
  茉莉突然发出了一声呜咽,目光感激地看向了面前这只年轻的狮王,让他放了这只雄狮,不要为了她,让所有的狮群,都陷入危险。
  
  她心中清楚,自己这边,根本就是这群敌人的对手。
  
  时间似乎突然凝固。
  
  场面,陷入短暂的寂静。
  
  楚小夜缓缓地抬起了爪子。
  
  肌肉与神经都紧绷的双方狮群,似乎同时都松了一口气。
  
  哈斯嘴巴一咧,目光中露出了一抹讥讽和胜利者的得意。
  
  小卷尾龇着獠牙,目光中满是愤懑和不甘,却只能别过头去,不忍去看哥哥的怯弱和退让。
  
  他知道,不能意气用事,否则,会害了所有的同伴。
  
  默克终于获得自由,摆了摆脑袋,从地上爬了起来,然后扭过头,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这只年轻的狮王,裂开嘴,嗓子里发出了嘶哑的嘲笑声。
  
  不过,他并没有再讥讽刺激对方,而是昂起头,满脸得意和骄傲地向着自己那支强大的狮群,那只强大的王走去。
  
  “唰!”
  
  金光一闪!
  
  他突然停下脚步,定在了原地。
  
  鲜血喷射!
  
  一棵硕大的狮头,带着茂盛的鬃毛,“啪”地一声,掉落在了地上。
  
  无头尸体呆立在原地,几秒钟后,身子一歪,软软地倒在了地上。
  
  鲜血依旧喷射,身子依旧在痉挛。
  
  站在他身边的年轻狮王,低下头,伸出沾满鲜血的爪子,在他的皮毛上擦拭了几下,方抬起头来,看向了对面的年轻狮王,一脸的诚恳。
  
  “抱歉,你家护卫,闯入了我的领地。我们可以进入你的领地,因为那本就是我们的领地,而你们,却不能进入我的领地,因为这本来就是我的领地。至于证据,抱歉,你们能够证明,不是他自己闯入我的领地吗?如果能,那就拿出证据来啊。”
  
  我变成了一只雄狮
  
  我变成了一只雄狮